送别“人民艺术家”秦怡,致敬她不凡的百年人生 

·新闻报道·

送别“人民艺术家”秦怡,致敬她不凡的百年人生

向阳生涯2022-05-102013

1922年1月31日,秦怡出生于上海。2022年5月9日,这个中国百年电影史的见证者和耕耘者,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光影人生路。

秦怡的一生,是美丽、曲折和传奇的一生。人人都说,秦怡真美。这份美丽中,超越了对于一般女明星骨肉皮相的赞美,也不仅仅止于对演技或艺德的褒扬。她身兼伟大女性、伟大母亲和伟大演员几重身份,坎坷而坚强的一生在每个阶段都闪耀着人性的光芒。



1、离家出走,走上演艺之路

16岁时秦怡离家出走,本想去前线抗战报国,却误入国民党杂牌军,幸而发现及时,再次连夜逃离,在重庆加入了中国电影制片厂和中华剧艺社。奔赴前线的秦怡,做过战地护士,在浴血奋战中抢救过伤员,闲暇时间给战士们缝补衣服和棉鞋。

1939年,秦怡出演了她的第一部话剧《中国万岁》,全部动作只是背对观众握拳,台词也只有四个字“我也要去”,但她却是平时连吃饭走路也都随时握拳念词。

演出话剧《结婚进行曲》时,因为生活条件差,加上劳累,秦怡的嗓子出了毛病,哑到几乎只有气音说话。但秦怡坚持演完了三幕五场,到谢幕时,掌声比往常更加热烈。晚年秦怡接受采访时,回忆这场演出是她“当演员以后得到的最高的奖赏和最大的尊重”。

1941年,秦怡参加了由中国共产党南方局组建的中华剧艺社,演话剧,拍电影,唱革命歌曲,在年轻的秦怡看来就是参加革命。终于因为在话剧舞台出演了《大地回春》中的女主人公,让秦怡一下子红遍全国。

对于为什么要从事文艺工作,秦怡是在与周恩来总理的一次见面后,才感悟出来的。总理问她,现在在做什么工作?秦怡回答,“我演戏很少,我是在混混。”总理说怎么能是“混混”呢?“你的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千千万万的人都是在你们作品的鼓舞下,走上前线,浴血奋战,取得胜利,你知道吗?你要好好做。”秦怡很感动,连说“好好好”。

后来她在采访中说:“那时候不顾家里反对,可以说是不顾一切去到了前线。我走上了演艺道路,从不会演戏到渐渐开窍,我正是通过认真演戏以及拍电影,慢慢地学习当好职业演员的素质和修养。”

2、八十余载,全心塑造角色

秦怡曾回忆说自己最喜欢的三部影片是《女篮5号》《青春之歌》和《浪涛滚滚》。

秦怡出演的《女篮5号》是新中国首部彩色体育故事片,虽然在影片中很少有打球的专业镜头,但为了演好片中“为爱痴迷”的篮球运动员林洁,秦怡特地去篮球队体验学习了两个月,每天4点起床跟着一起训练。

谢晋导演曾回忆与秦怡合作《女篮5号》时的情景:“我那会儿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但她很尊重我。当时拍摄条件不够好,秦怡主动跟大家一块睡通铺房间。没有一点大明星架子。”

《青春之歌》最初筹备时,秦怡也曾是主角林道静这个角色的有力竞争者。后来导演崔嵬发现了年仅24岁的谢芳,安排其扮演林道静,秦怡则出演林道静的引路人林红。那时秦怡早已是大明星,却甘愿在《青春之歌》中为初出茅庐的谢芳充当绿叶。

电影《青春之歌》中林红只有一场戏,但秦怡演绎得太完美,以至于小说作者杨沫评价说:“秦怡同志扮演的林红,是我最喜欢的。”



《浪涛滚滚》中的水利工程师钟叶平是秦怡从影以来塑造得非常满意的一个形象。为了演好这个角色,秦怡掌握了水利建设基本知识的同时,也对水利工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面对周恩来总理的“突击考试”都对答如流。

2017年,秦怡出演了陈凯歌导演的《妖猫传》,在其中饰演一位白头宫女。戏拍了三天,秦怡说自己没怎么拍过古装戏的电影,在片场还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妖猫传》的主演黄轩说,虽然秦怡90多岁的高龄,记台词会比较费劲,但她拍出来所有的状态、眼神都是那么地对。

1997年,秦怡出版过一本随笔集,书名就叫《跑龙套》。她在自传里写道,“再小的角色也是角色”,“如果戏里每一个角色都能够演好,那整部戏就会不一样”。

3、从不认命,不负创作使命

上世纪90年代,秦怡因一场大病住院动手术,一度觉得自己的艺术生涯就此结束。“那天,病房的电视上正在播《焦裕禄》,我看着看着就入了神,这部电影给了我新的力量。影片将生动的党员形象和真实的历史画面还原出来,对观众的影响是润物无声的。创作这样的作品,是文艺工作者的使命。”

2014年7月,《青海湖畔》开拍,这是秦怡首次自编自演电影。故事原型源于20年前她读到的一篇报告文学,影片以筹建青藏铁路伟大工程为时代背景,讴歌了一大批中外科学家为事业、为理想无私奉献的感人事迹。但筹拍找资金的过程并不顺利,秦怡自称有太多被骗的经历。后来很多人看她是老人家不容易,给她东拼西凑了一些。

秦怡当时已经92岁高龄,但在片中饰演一位60多岁的女工程师,视觉上看来毫不违和。在电影拍摄期间,秦怡亲赴青藏高原拍戏,当所有人都因为担心她的安全而反对时,秦怡说:“没事儿,抗战时我还到过前线演戏呢,电影工作是为人民服务的,电影工作者就该吃得起苦。”

为了拍摄效果,秦怡每天须化妆两小时,然后花费6小时往返海拔3800多米的现场和驻地。问她有没有高反,秦怡不假思索地回答:“没有。我在高原上没什么反应,其他年轻人的反应比我还大。”她还调侃,看着其他人都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为了宽慰大家还装模作样地让自己喘一喘。

秦怡的人生是充满离别的一生。她说:“我幸福过、快乐过,也怨恨过。我这辈子在工作和家庭上吃苦、受难很多,人家都说我心态好,人终究都有过美好生活的愿望。但我从不认命,我会分析,就像剥桔子,把这些心结一个一个、一层一层地剥开。”

孩子去世后,秦怡曾一度消沉,是对电影的爱让她重新活过来。秦怡曾说,希望自己多做点事,“有事情做,人就容易快活。做事的过程中,接触的人多了,跟这个人谈谈,跟那个人聊聊,到处走走,不开心的事很容易就忘掉了。”

四川汶川地震后,秦怡先后捐款二十余万元,青海玉树地震后,又捐款3万元。她说,这些钱原本是给儿子用的,他不在了,做母亲的就把这些钱给最需要的人。

在电影人举办的赈灾义演上,白发苍苍的她,言辞淳朴得不像个大艺术家:“我没有太多的钱,这些年靠节俭度日,积攒了20万元,全部捐给灾区人民!”据统计,常年热心公益的她累计向各个方面捐款超过60万元,这对于一个屡遭家庭变故的人来说并不是小数目。

回顾自己的艺术生涯时,秦怡曾感慨:“我90多岁了,经历了国家发展的不同阶段,更加觉得幸福来之不易,更加要不断学习,为人民讴歌,拍好电影就是为人民服务。”

2009年,秦怡获得金鸡百花奖终身成就奖;在金鸡奖的颁奖礼上,她说:“不管是88岁,还是98岁,我一定跟在你们后面,一起继续前进。”

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97岁的秦怡被授予“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秦怡获颁时还表示,“只要观众需要,我随叫随到”。

秦怡是上海国际电影节最初的推动者之一,在吴贻弓的带领下,和一批老艺术家一起,为中国建立属于自己的A类电影节作出了重要贡献。



秦怡担得起大女主也甘心跑龙套,年过九旬依然亲赴高原拍戏,久卧病榻依然心系创作。她会自嘲一生辛苦,也乐于奉献,为慈善事业倾力捐出全部积蓄。

职业规划师小阳君做内容编辑已有5年,直到今天了解过秦怡老师的故事,看到她这句“我们演的戏,给观众看了以后,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才更理解工作的价值。一份工作,赚钱是最基本的需求,当成职业用心去做才能出成绩,做到事业才能真正的实现个人价值。

祝福秦怡老师一路走好,祝福你能有好的职业生涯规划,和秦老师一样,让此生不留遗憾。

上一篇: 搜狐CEO张朝阳说不要过度努力,方向错了会伤身体,可如何找到方向呢?

下一篇: 热评:生涯规划不能唯证书论,实战落地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