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_郑渊洁持续走红-向阳生涯 

· 职业规划知识 ·

赵薇持续走红,因为她的求变;郑渊洁持续走红,因为他的“不变”

向阳生涯 2020-12-25 2695

今天跟大家聊聊一直走红的郑渊洁。


郑渊洁,1955年生,创作了《舒克和贝塔传》、《皮皮鲁和鲁西西》等童话大IP的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今年65岁,已是一个秃顶老爷爷。



之前向阳君写了一篇《这么多年,为什么赵薇依旧实力圈粉?扒一扒“小燕子”持续走红的真相》。赵薇能一直圈粉走红,是因为她始终在努力求变,依靠职业定位谋求转型升级;而郑渊洁能一直走红,恰恰是因为他的“不变”。


他不变的是什么?


是他清醒地知道自己生涯发展的阶段性课题是什么,并始终坚持这样的课题。



01

郑渊洁应该没学过生涯规划教育和职业规划方法论,但他从小的表现却充分表明,他很清楚自己生涯发展的阶段性课题是什么。


郑渊洁出身在一个军人家庭,在北京上过一阵小学。二年级时,老师要求全班写作文《长大了干什么》。别的同学都写“想做科学家”、“想当老师”、“想成为医生”等。郑渊洁觉得太无聊,大笔一挥,写了一篇:《我长大了想当一名掏粪工》。



郑渊洁当然不会真的想当掏粪工,但他调皮的背后却表现出鲜明的反抗精神,表现出他对当时教育的不认同。


孩子是充满智慧的,他们其实能感受到什么样的教育是明智的,是他们所需的。对于那些偏颇的教育,他们排斥,但不懂得如何表达,就会表现出各种“问题”,诸如调皮捣乱、上课开小差,叛逆等。


不得不遗憾地说,那个年代的教育存在不少弊端,学校大多采取填鸭式的授业模式,在价值观的培养上也总爱把各色各样的孩子塑造成拥有主流理想和目标的模型,比如“科学家”、“人民教师”、“医生”,至于那些另类的、非主流的价值观,则一概封杀。


主流价值观的职业目标设立当然是需要的,但并非每个孩子都喜欢,也不是谁都能胜任,而学校总喜欢反复宣讲主流价值观,作文里写来写去都是这些理想。至于孩子们内心真正喜欢什么?渴望什么?热爱什么?却很少被学校和老师重视和发现。


年少的郑渊洁正是强烈排斥这样的教学模式,才会采用调皮的方式进行反抗。相信当时他幼小的内心一定非常清晰:这样的教育不好,我不喜欢。



02

因为讨厌这样的教育,郑渊洁选择反抗。


离开北京之后,郑渊洁随着父母下放,到河南的干校军人子弟小学里上学。在那里,老师要求大家写一篇作文《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教的还是普世价值观:勤奋。


结果郑渊洁又反感了,写了一篇《早起的虫子被鸟吃》: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是很多孩子被长辈教诲的话,似乎只要勤奋,不管朝哪个方向发展,都会“有虫吃”。事实上,首先要弄清自己是鸟还是虫子。如果你是鸟,因为早起,可能丰衣足食。但是如果你是虫子,一旦早起,必将引来杀身之祸。


作文一交,老师暴怒,狠狠训斥了郑渊洁。后者不服,直接在教室放鞭炮,结果被学校开除。郑渊洁成了“最没出息的差等生”,辍学之后在家跟着爸爸自学。



03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问:究竟怎样的教育才算优质教育?才能被孩子们接受喜爱?探讨了这么多年,改革了这么多年,中国教育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向阳君认为:只有符合人性、符合个体生涯发展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


这里不妨参考一下美国著名职业规划与生涯教育大师唐纳德·舒伯提出的职业发展阶段理论。舒伯对人的生命发展过程提出了成长、探索、确立、维持、衰退为中心的五个阶段模型。


其中的成长阶段分为:空想期(4—10岁)、兴趣期(11—12岁)和能力期(13—14岁)。而空想期后期和兴趣期都是以孩子的兴趣为中心,对自己觉得好玩和喜爱的职业充满幻想和进行模仿。这个时期的角色扮演很重要。



著名职业规划师洪向阳老师在他的著作《10天谋定好前途:职业规划实操手册》当中着重强调:不同的阶段,需要面临和完成的阶段性课题不同,个人必须达成其每一阶段的生涯发展任务,才能为下一阶段做好预先规划与准备。如果在早期阶段遭遇困扰,问题得不到解决,很可能影响下一阶段的健康发展。


职业规划专业机构向阳生涯通过对19年来积累的8万例个案咨询的研究,得出结论:在寻求职业规划咨询帮助的社会成人中,超过85%的问题都是因为早年的成长和探索阶段没有处理好而引起的。


我们有理由怀疑,如果郑渊洁早年不敢特立独行,不敢叛逆反抗,而是乖乖接受老师的批评,做一个读好书,写好作文的“三好学生”的话,今天还会不会有这样一位受孩子们欢迎,持续走红的郑爷爷。



04

所以说,好的教育一定是符合职业规划引领下的生涯规划精髓的。少年郑渊洁清楚地知道自己生涯发展的阶段性课题,而今天的郑爷爷也始终坚持运用生涯规划的教育理念鼓励、支持着新一代的孩子们,俨然一位没有考证的CCP国家生涯规划师。


网上有人评论:如果你有一个郑渊洁这样的爷爷,你的童年一定享有全国独一无二的快乐,因为你告别了“内卷”,他永远不会强求你成绩好。


在微博上,有网友充满忧愁地发问:二年级的妹妹,语文考 4 分,古诗背不过,就记得吃和玩,怎么教育啊?


郑渊洁也充满忧愁地回复:二年级的孩子如果在吃和玩上记性不好,可特会写作,古诗过目不忘,才有问题吧?



郑渊洁很清楚,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就应该吃喝玩乐,玩是孩子们最重要的工作。通过玩耍,他们要完成职业发展成长阶段的重要课题:自立能力的提高;自我志向、能力的提高;对集体计划协同合作的可能性;选择适合自己天赋、兴趣、能力的职业活动;对自己行为的责任感,等等


在写给孙女的信里,他告诉她:最重要事情是——吃早饭、喝白水、正确刷牙、与人为善,上学之前就是玩,尽量少去幼儿园。


给一位小学教师回复的时候,他赛博抱拳了 6 次——求老师少留家庭作业,给孩子留出玩游戏的时间。



他不仅支持孩子们玩,还跟孩子们一起玩。翻他的微博,不是带着孙女在动物园看大熊猫;就是在外面旅游,玩桌上足球。



别的家长,光是听见“打游戏”这三个字就急眼了。而他呢?孙女喜欢“吃鸡”,他就跟着一起玩。自己在游戏里“阵亡”了,还担心孙女安危,默默在一旁观战。



05

值得欣慰的是,今天的教育也正在一步一步走向人性化和个性化。自2014年实施的新高考选科模式,其本质就是让每一个学生都能充分获得自己的生涯规划(职业规划),带给每个学生充分的选择权,让他们从高一开始就充分考虑自己的兴趣、天赋、特长,从高一开始就自主自由地选择学业、专业、前途。


在不久的将来,随着新高考改革的深入,生涯教育还将前置到初中和小学,在生涯发展的成长阶段和探索阶段,还给孩子们一个该有的欢乐成长环境。


相信那时候的生涯教育老师一定会像郑爷爷一样鼓励支持孩子们,成为最好的自己。正所谓让花成花,让树成树,就像郑渊洁在《父与子》里面写的:


我不羡慕别人猛虎的儿子

我也不嫉妒人家的千里马儿子

我的儿子是一头小猪

这就足够了



美好的愿景,一起共勉。



End



你喜欢郑渊洁吗?你对他了解过多少呢?你小时候有没有给他写过信呢?欢迎跟我们聊聊。

上一篇: 学员成长 | 郑丽娜:本来担心线上课程不理想,现在发现线上比线下效果更好

下一篇: 五分钟,帮你找到自己的职业兴趣